wendy

久远的光:

十四个梦

 —— 西川

我梦见我躺着,一只麻雀站在我的胸脯上对我说:"我就是你的灵魂!" 

我梦见一座游泳池,四周围着铁板。我伏在铁板上纵情歌唱,我的脚在铁板上踢出节拍,而游泳池内忽然空无一人。 

我在梦中偷盗。我怎样向太阳解释我的清白? 

我梦见一堆书信堆在我的门前。我弯腰拾起其中的一封。哦,那是我多年以前写给一个姑娘的情书!她为什么归还? 

我梦见一个女人给我打来电话。一个陌生的女人,一个似乎已经死去的女人,以关怀备至的口吻劝告我,不要去参加今晚的晚会。 

我梦见我从地面上消逝。在地铁车站,我听见一个老太婆的抽泣声。 

我梦见海子嬉皮笑脸地向我否认他的死亡。 

我梦见骆一禾把我引进一问油渍满地的车库。在车库的一角摆着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单人床。他就睡在那里,每天晚上。 

我梦见我走进一间乌烟瘴气的会议室。会议室里坐满了面孔模糊、一言不发的男人和女人。我坐下,这时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闯进门来,大呼小叫:"谁是叛徒?" 

我梦见一个孩子从高楼坠落。没有翅膀。 

我梦见了变形的钢铁,我梦见了有毒的树叶--这是一座城市在崩塌:大火熊熊,蒙面人出没。但一座小楼却安然无恙;我没有失约,我坐在楼门口的石阶上,但我等待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。 

什么样的马叫做"小吉星马"? 

什么样的陨石使大海燃烧? 

我梦见我躺着,窗外海浪的喧声一阵猛似一阵。这座孤岛上连海鸥也无法栖息,而那个闪现于窗口的男人的面孔是谁呢? 
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wendy久远的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ssssss大林久远的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丁小贱久远的光 转载了此图片
    久远的光: